天佑

秦光榮云南往事:正部級主動投案 與仇和有交集

天佑 今日熱點 2019-06-17

2019年5月9日,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發布消息,云南省委原書記秦光榮涉嫌嚴重違紀違法,主動投案,目前正在接受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根據長安街知事梳理,秦光榮是十九大后第三名投案自首的原省部級官員,前兩人是河北省政協原副主席艾文禮,河南省人大常委會黨組副書記、副主任王鐵。

秦光榮在云南工作長達16年,主政云南三年多期間,曾與白恩培、仇和等官員有工作交集,他曾推翻白恩培的發展思路,批評仇和的城市規劃。

他曾遭到舉報,也曾因談及官員不要因為自身一點利益就舉報的講話而引發爭議。

生于1950年的秦光榮,現年69歲。

公開履歷顯示,秦光榮1975年完成湖南衡陽師范專科學校中文系的學習后,仕途從湖南師范學院零陵分院政工科干部起步,1990年起任零陵地委書記,1994年12月,秦光榮任湖南省委常委、長沙市委書記。

1999年1月,秦光榮由湖南省委常委調任云南省委常委,此后在云南任職長達16年。

2011年8月到2014年10月,秦光榮擔任云南省委書記。

2014年11月,秦光榮被任命為全國人大內務司法委員會副主任委員。

秦光榮擔任云南省委書記期間,為云南招商引資下了一番功夫。

南博會(中國—南亞博覽會)是秦光榮力主舉辦的一個區域性國際展會。

2013年,首屆南博會在云南舉辦,共簽訂投資合作項目467個,簽約金額5956億元人民幣。

此后,南博會每年舉辦一屆,經過幾年的發展,展出規模也逐漸擴大。

曾與白恩培、仇和有交集

值得一提的是秦光榮與已經獲刑的云南前省委書記白恩培有交集。

白恩培在2001年至2011年擔任云南省委書記,秦光榮從2007年起到2011年擔任云南省省長,兩人搭檔四年。

白恩培主政云南時雄心勃勃,首先提出推進“大昆明”發展戰略,隨后云南各地也紛紛開始推行“大城市”戰略。

秦光榮云南往事:正部級主動投案 與仇和有交集

秦光榮云南往事:正部級主動投案

云南省委原書記白恩培而秦光榮主政云南后,在城鎮化發展和土地使用方面,一反白恩培的思路,改“全域發展”為“用地上山”,提倡要加強耕地保護。

此前也有媒體報道白恩培與秦光榮不和,而兩人也被反腐“愚公”云南省政協前副主席楊維駿先后舉報。

楊維駿曾向澎湃新聞回憶,在舉報白恩培后,自己曾找秦光榮了解情況。

秦光榮反饋說:這個案子涉及中央管的干部,“不便過問”。

另外,楊維駿透露,在白恩培離任云南省委書記之職成定局后,按照其部署,省委書記之職由仇和接任,省長則從其他地方選任。

這一方案遭到省委很多老領導的堅決反對,因為支持人數少,最終未能如愿。

而從2011年11月到2014年11月,秦光榮與仇和兩人共事三年。

直到秦光榮調離云南。

秦光榮云南往事:正部級主動投案 與仇和有交集

秦光榮云南往事:正部級主動投案 與仇和有交集

2015年3月15日,仇和在云南省委副書記任上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宣布接受調查。

2016年12月,仇和因受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十四年六個月,并處沒收個人財產人民幣二百萬元。

而早在2014年8月,白恩培已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查,2016年10月,白恩培因受賄、巨額財產來源不明(2.4億)被判處死刑,法院考慮其“主動交代辦案機關尚未掌握的大部分受賄犯罪事實”等,“具有法定、酌定從輕處罰情節”,決定在其死刑緩期執行2年期滿依法減為無期徒刑后,終身監禁,不得減刑、假釋。

曾在公開會議炮轟昆明城建

2013年9月6日,秦光榮在昆明一次公開會議上罕見對昆明城市規劃提出批評,在后來官方公布的秦光榮講話全文中,針對昆明的不足,內容不到3000字,但用詞卻出乎意料地沉重,而且分列六點,全面細致。

這也是秦光榮入滇14年來,首次對昆明提出系統性批評。

他認為,昆明大拆大建等做法是對歷史文化的毀滅性打擊,主要原因在于“城市的管理缺乏文化視野和戰略眼光”。

備受爭議的滇池也讓秦光榮不滿,從歷史文化、環境保護等方面,他認為“滇池并沒有受到應有的尊重”。更稱有的干部“在管理途徑上重人治輕法治”,這被視為仇和當政以來遭遇的最大麻煩。

2007年,仇和入主昆明后,大拆大建成為他仕途的鮮明標簽。

2013年,《南方周末》在一篇報道中稱,據一名與會者回憶,“書記說完,臺下一片死寂”,“秦書記說完頓了頓,語氣緩和了一些。他稱自己話說得重了點,希望昆明市的同志不要介意。”

反腐關鍵期,曾稱“不能因為一點自身利益就舉報”

2014年,云南官場曾發生一場“大地震”,多名高官相繼落馬。

在過往的媒體報道中,2014年的云南官場反腐系列案被打上了侵吞國有礦產資源的印記,白恩培、張田欣、沈培平等均涉及云南的礦產資源開發問題。

在這期間,云南官場上的舉報比以往增加了不少。

據媒體統計,2014年上半年,秦光榮共計召開或參加了7次涉及到黨風廉政建設的會議。

2014年6月,秦光榮與部分新任廳級領導干部任前廉政談話時講到,“越是走上高一級別的領導崗位,越要有如履薄冰、如臨深淵的警覺,越要加倍敬畏權力。”“權力在本質上姓公,不姓私,要秉公用權,戒除貪欲之心、官僚之心、特權之心。”

不過,秦光榮也曾因為談及舉報問題引發爭議。

2014年7月30日,秦光榮在省委中心學習會議上對全省官員提到,官員更要以人為善,不能因為一點自身利益就舉報,自身清白干實事的也不要怕被舉報,“云南100封舉報信,可能6封是實的”。

秦光榮在發表上述言論三個月后,被調離了云南。

2014年10月,中共中央決定,秦光榮同志不再擔任云南省委書記、常委、委員職務,另有任用。

隨后,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一次會議表決通過關于秦光榮任全國人大內務司法委員會副主任委員的決定。

秦光榮當時在云南省委召開的全省領導干部會議上自我評價稱,“我在云南工作16年來,始終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動上與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自覺維護黨中央權威,嚴守黨的各項紀律。

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在以習近平同志為總書記的黨中央堅強領導下,省委團結帶領全省各族干部群眾以新的起點、新的視野、新的方法領導全省工作,奮力拼搏、開拓進取,克服了前進道路上的許多困難,繼續保持了經濟發展、社會進步、民族團結、邊疆安寧的良好局面。

16年來,我全身心地融入云嶺大地,感恩云南、熱愛云南、報效云南,全身心地為云南各族群眾服務;

16年來,我對這片土地產生了難以割舍的情懷,跑遍了云南的山山水水,與云南的干部群眾結下了深厚的友誼;

16年來,我和同志們共同努力、共同奮斗、共同擔當,一同分享經濟社會發展帶來的勝利喜悅,一同見證云南推進科學發展和諧發展跨越發展的足跡;

16年來,我始終兢兢業業,不敢有絲毫懈怠,致力破解改革發展難題,探索富民強滇之路。

我時刻銘記,是云嶺大地滋養了我、成長了我。歲月見證奮斗的足跡,歲月刻上深厚的感情,在我離任之際,我衷心感謝云南人民,衷心感謝云南的各級領導干部對我工作的支持、幫助、理解和包容,我將永遠熱愛云南、關心云南、支持云南。”

在云南工作16年的秦光榮提前離開一線崗位,給外界留下諸多懸念。其時有一種觀點認為,秦光榮提前卸任省委書記,可能是為云南省腐敗問題嚴重而被追責所致。

到全國人大任職后,秦光榮帶領調研組,先后到云南、寧夏等地,調研老年人權益保障法實施情況。

2015年7月,秦光榮率全國人大內務司法委員會調研組回到他工作多年的云南,開展老年人權益保障法執法檢查前期調研工作,還和云南省委副書記、省長陳豪進行了會面。

2018年,曾作為全國人大專門委員會之一的“內務司法委員會”更名為“監察和司法委員會”,在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監察和司法委員會主任委員、副主任委員、委員名單上,秦光榮已不在其中。

據云南日報報道,2019年春節前,云南省領導分別率隊看望慰問了換屆后退出現職的省級領導和省級離退休干部,其中就包括省級離退休干部秦光榮。

在外界看來已經“平安著陸”的秦光榮,或許也意想不到,官方慰問過去不滿三個月,自己就被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公布接受組織調查。

繼續瀏覽有關 秦光榮云南往事 的文章
發表評論
东北彩票网